• 0771-3102021
  • gxluoyue@163.com

韦英才:武汉肺炎反思

  • 2020-2-7
  • 阅读:1606

韦英才_副本.jpg

获中国优秀医师奖的韦英才先生义诊场面

别被病毒牵着鼻子走?

——武汉肺炎反思

 韦英才

  2003年的一场sars令国人惊慌失措,手忙脚乱。2020年的武汉肺炎又让国人谈鄂色变,全国奋起抗疫。人们不禁要问?新科技高度发展的今天,为何人们还被小小的病毒牵着鼻子走?

实际上泱泱大国,无年不疫,无月不毒,无日不病,只是大小不同而已。这次疫情,究其原因,主要是人与病毒是对立统一的关系,人体需要维持阴阳平衡,但病毒却不断变异使人体阴阳失去平衡造成的。

自古至今,人类的科技与智慧一次次攻击病毒,但狡猾而变异的病毒又一次次突破科技的包围。如sars,国家投了那么多钱研发疫苗和药物,目的是企图用疫苗战胜非典,但疫苗未出病毒己变异。非典给科技以17年的研发机会,但武汉肺炎爆发至今,新的疫苗未出,新的特效药也没有,人们手无寸铁,给变异了的新型冠状病毒轻而易举传染了几万人,由于科技的滞后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,这个教训是深刻的。

众所周知,病毒己生存几亿年,而人类才几百万年。可见病毒有多悠久的历史和多顽强的生命为。凡世间万物,存在总有它的理由,试想如果没有细菌、病毒这些微生物,这个世界又会变得怎样?

现代研究表明,细菌和病毒与人类的关系是生物学关系,是相互斗争又相互统一的平衡与共生关系。人体各系统器官有益菌与致病菌处于相对平衡状态,才能有了最起码的健康保障,病毒对激发人体免疫机制、产生免疫抗体,保障防御能力有着不可缺和取代的重要作用。这是自然之道的完美体现,是阴阳对立矛盾统一的生命精彩,是相生相克共生共存的奇妙演绎。人类离不开病毒,病毒也离不开人类。人类与病毒既有和平,也有战争。而战争的爆发是一定有原因的。

比如,在1348年到1352年期间,欧洲的公敌叫做黑死病。这个残暴的杀手断送了欧洲1/3的人口,总计约2500万人。

历史上天花病毒曾是赫赫有名的冷血杀人魔,在新大陆被发现后,又被殖民者带到了美洲。有人曾经提出;有80%-90%的美洲原住民死于天花,而这个悲剧又在澳大利亚重演:殖民者带去的天花病毒,导致了澳大利亚50%的原住民死亡。整个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死亡人数是1600万人。而按照估计,在1911年4月-1919年5月期间因感染西班牙流感病毒而致死的人口总数最低在2500万-4500万,最高达到了7000万到1亿人。不止于此,霍乱、麻风、结核、麻疹、破伤风、狂犬病、疟疾、黄热病、非典……每个名称的背后都是无数的生命和血泪。而对于恶性传染病、超级细菌的恐惧,也随着这些血泪深深刻在人类的历史中,也极大的促进医学的发展。

西医和中医是阻击疫情的两大利器。西医以“病毒”为中心,快速围堵,增加兵力,以城市阻击战为特征;中医以“病人”为中心,辩证施治,一人一方,以农村游击战为特点。纵观我国的每一次疫情阻击战,基本上以西医为主力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西医火力集中,速战速决,但成本高,损伤大,后遗症多。

中医继承老祖宗的智慧,运用阴阳、五行、五运六气的变化规律,来预测疫情的发生、发展与转归。如今年为庚子鼠年,少阴君火司天,阳明燥金在泉,金太过而土运不及,火克金(肺),燥伤阴,湿伤脾,肺虚而毒胜,多发肺炎。加上鼠性多动,疬气传人。故预测庚子年多发生传染性肺炎(本人在去年12初曾授课预测)。加上肺与大肠互为表里,疬气从口鼻而入,毒邪攻肺发为肺炎。大肠不通,郁而发热,毒火攻心,心肺气衰而病重。中医治以补肺健脾,清热解毒,除湿排浊之方药,法简效宏,在防治上掌握主动权,事半功倍。

苦难兴邦,科技兴国。科学抗疫,无可厚非。但是,在大疫当前,写论文编专著固然重要,而借鉴前人的智慧和经验也同样重要。这是我在武汉肺炎后的一点反思。

2020.02.06于南宁

 

微信扫描 骆越文化公众号,更多精彩等你发现

扫描关注骆越微信公众号